跟着范闲玩穿越||八卦那些葡萄酒参与的历史
作者:初婷婷 日期:2019-12-22 17:50:12 点击数:

2-1912221P302344.png


要论年根底儿最火的压轴大剧,那可是非《庆余年》莫属了,范闲与范思辙两兄弟间的嬉笑怒骂,甚得大众欢喜。


虽然范闲日常毫无正形,然而面对世态炎凉的古代社会制度,于朋友,于大义之前,他却毫不含糊,不断克服各种困难,饱尝人间冷暖,但依然不忘赤子之心,坚定着自己的理想,着实是个好青年。


2-1912221P50W10.jpg


理想?小先锋的理想就是——尝遍世间美酒。于是追剧同时,也想穿越一回,以葡萄酒的身份,回到古代的欧洲,为各位酒友们八卦一下那些年有“我”——葡萄酒参与的历史。


2-1912221P52O53.gif


“我”的诞生


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个瞬间,储存于罐子中的葡萄邂逅了沾染在葡萄皮上的天然酵母菌,互见欢喜,一见倾心,发生了一系列美妙的爱情,Oh no,化学反应,产物就是“我”——葡萄酒。(此处奏乐《这就是爱》--结晶)


2-1912221P5505U.jpg


“我”的成长


“我”这人比较低调,但是“我”成长地方,却必须高调。古希腊,一个缔造了无数西方神话故事的文明古国,得益于温和宜人的地中海气候,盛产橄榄和葡萄。


橄榄用来榨油,葡萄嘛,自然是用来酿酒喽。那时几乎每一个希腊人都有饮用葡萄酒的习惯,“我”可是他们的国宠哦。


2-1912221P622U7.jpg


话说“我”能经小亚细亚传入古希腊还应归功于腓尼基人。紫红色情怀的腓尼基人,善于航海与经商,他们驾着狭长的木船游弋在地中海沿岸做买卖,将葡萄酒作为交换的商品带到了古希腊。


2-1912221PA3329.jpg


古希腊人对“我”可是情有独钟,用情至深。民间说法:古希腊人喝葡萄酒时会加水稀释,甚至是兑了海水再喝,认为这样才是对神的崇拜。呃,神啊,难道不齁咸么?


2-1912221PG3264.jpg


咸不咸的咱不知道,咱也没法问,总之他们认为饮用未经稀释的葡萄酒会危害人体健康。


甚至一些斯巴达人坚信克里昂米尼王(King Cleomenes)的精神病和死亡,是因经常饮用未经稀释的葡萄酒造成的。


好吧,不愧是编纂神话故事的国度,这优秀的想象能力,在下服了。


2-1912221Q106329.jpg



“我”的成熟


众所周知,古希腊的爱琴文明一直是欧洲文明的源头,对古希腊文化最推崇的当属古罗马人。他们继承了古希腊人的文化,自然也传承了将葡萄酒做为餐桌日常饮品的习惯。


2-1912221PZ3411.jpg


坊间流传:古罗马人特别不遵养生之道,不爱喝热水,所以水源的安全问题就很重要,关乎健康与寿命。然而那时候他们的饮用水质量又很不理想。


那时人们发现“我”不但解渴还好喝,最重要的是饮用非常安全。


呵,真不是自吹,“我”绝对是居家旅行必备饮品,好不好!


那时候在古罗马,葡萄酒不单是百姓的日常饮品,也是军队出征的必备军用物资。


2-1912221P91c21.jpg


说到古罗马民族,他们就像是沉浸在征服与掠夺快感中的暴发户,他们的铁蹄踩踏着欧洲大陆,扩张着帝国版图。军队所到之处,会在占领的土地上建立葡萄园,种植葡萄树,酿造葡萄酒。


“战时扛枪,闲时种地”,就这样,“我”逐渐在欧洲各个角落落地生根,发展起来。


2-1912221P942137.jpg


老话说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随着种植地域的扩大,很多新的葡萄品种由此产生;同时酿酒工艺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,比如高卢人发明了橡木桶,从此“我”更加风情万种;叙利亚人发明了玻璃瓶,从此“我”告别粗狂,走向精致。。


2-1912221P95LR.jpg


《庆余年》中,范闲靠着一首唐代大诗人杜甫的《登高》,声名大振。在下不才,也想应景一回:


一入酒门深似海,

从此举杯为醉人。

醉中不知身是客,

一响贪欢。


2-1912221Q010a7.jpg


回魂,全剧终



TAG标签:暂未添加标签
Copyright © 2019-2022 张裕先锋葡萄酒培训学院 版权所有   鲁ICP备17013228号-1 技术支持: 山东不知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ME工程机械网 | 制作维护
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QQ咨询 返回顶部